连猴子都在996,打工人有苦说不出

来源:地球知识局

作者:酸奶没泡沫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满福

泰国人相当依赖椰子,泰式料理常用的椰奶,泰式按摩常用的椰子油,都印证着椰子与泰国人生活的的密切关系。因此,这里的椰子种类也相当细化,有专门产油用的椰子,也有专门用来做椰蓉的椰子,几十年前还选育出了椰子水领域中最受欢迎的品种——香水椰。

每年,泰国椰子产业对国家的GDP贡献高达4亿美元。而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出口的贡献。泰国是世界第三大椰子出口国,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2019年的出口量超过50万吨。

不过,在世界各地的人喝着可能产自泰国的椰奶时,却很少留意过一个事实——椰子是长在树上的。

这就意味着,椰子全靠人力采摘也并不是那么方便。而人类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生物,怎么会忘记给自己找帮手呢?

这帮手,除了自动采摘椰子机,还有人类的近亲,猴子。

猴子也有工作

2019年夏天,善待动物组织(PETA)发布调查报告,指出包括泰国最大椰奶生产商Chaokoh在内的八家农场存在利用猴子摘椰子、甚至虐待“猴工”的现象,并敦促有关部门加强管理、杜绝此类问题的发生。

但是2020年夏天,事情仍在发生。PETA再度发布报告,称雇佣猴工的现象依旧存在,不仅猴子学校仍在运营,许多农场还在使用猴子工人、或利用猴子举办椰子采摘比赛。

其实这种现象要想杜绝还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毕竟使用猴工在泰国已经有不短的历史了,训练猴子摘椰子的“猴子学校”甚至都成了吸引国外游客的景点之一——比如位于素叻他尼市区以东十公里的泰国第一所猴子学校。

这所学校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末,由Somporn Saekhow创办。而他本人的父母是种植椰子的农民,和其他千千万万椰农一样会在椰子成熟时让猴子当帮工来采摘。然而,他们训练猴子的方法很古老、且简单粗暴——胡萝卜加大棒,当然大棒居多,针对不好好干活的猴子,打就完事了。

这样就导致,一来猴子摘椰子效率不高,二来Saekhow看着猴子受苦也不忍心。正是出于这两种原因,Somporn Saekhow才萌生了自创“温和”采椰教学方式的想法,在将想法落地的过程中,顺便开了第一所猴子学校。

顾名思义,猴子学校的任务是培养会摘椰子的猴子,而经过“科学”方式的培养,“步入社会”的猴子可以直接到农场工作,效率高又听话,非常好用。

如今,他的猴子学校在当地已经非常知名,且已成为整个泰国南部最大的猴子学校;另外,送猴子去学校、毕业后成为“采椰猴”这一动物雇佣手段也如火如荼起来,一直发展并维持到了今天。

根据泰国国会动物福利顾问、泰国野生动物之友基金创始人的估计,在泰国南部地区的椰子农场中,大约有3000只猴子被用来采摘椰子,每只猴子每天大约可摘1000只椰子。

不单工作效率不比人差,猴子的工作时间同样与人类无异,甚至还更长——它们每周工作6天,每天8小时。这也是泰国劳动法规定的人的最长工作时间。

那么这些猴子如果不“上学”,原本会是在哪里呢?它们多数是保护动物猪尾猕猴,一部分是私人繁殖,不摘椰子也会被送到马戏团演戏;另外也有一部分原本属于大自然,本来该在山林野外摘果子给自己吃,一不小心就被猎人抓走、摘果子给人吃了。

猴工养成计划

猴子学校是如何训练猴子的?

首先,要想让椰子从树上掉下来,需要用力扭转椰子的茎直到将其折断。因此,给猴子上的第一节课就是教他们扭树枝。

硬生生下指令并不是个好方法,所以老师会把椰子装在盒子里给他们做示范和辅助训练,用重复性动作引导他们做出“扭”的动作。当然如果猴子够聪明,手脚并用也是可以的。

接下来猴子工人们需要学一些系绳子、解绳子的技巧——将绳子绕在树上绑成结,或者将绕在树上的绳子解下来,并且还得把速度练得比人更快。至于原因,则是因为当他们正式开始爬上树摘椰子时,它们会通过长绳与树下的主人连在一起。

基础技能学会之后,猴子便要将所学应用到实践中——从上树开始。

起先,主人会拿一根长棍子模拟树木,在树木的一段拴上一只椰子,继而引导猴子沿着长棍爬到顶端,将椰子“拧”下来。

为了保证实际工作中的搞效率,提前做起模拟训练

这一操作熟悉之后,猴子就应该去实战一下椰子树了。既然树不会主动找猴子,猴子就要学着主动找树,这时它们需要交通工具的辅助。

一般而言主人会骑着电动车,带着被绳索牵引着的猴子沿树走,猴子在合适的位置跳到主人指定的树上,爬到结满椰子的枝头,将椰子拧断后扔下来。

如此将上述过程循环练习约半年之后,猴子便会投入到真刀真枪的实干当中,而到时候基本就全靠猴子独自完成上树、采摘的动作。

那工作能力不行的猴子会被怎样对待呢?根据训练学校的说法,他们在训练猴子工作时对猴子是“善待”的,也不会在它们顽皮的时候采取殴打的惩罚方式。

这话是真是假尚不清楚,不过猴子们在结束一天的活儿之后不好过倒是真的。这些猴子在生下来或自幼被捕之后就长期遭到囚禁,除训练以及工作之外的时间全部待在空间逼仄的笼子里,而笼子往往太小,猴子在其中甚至无法自由转身。

作为“社会性动物”,长期生活在牢狱之中,失去了奔跑、攀爬、捕食和社交活动,猴子们极易出现精神问题,也会出自本能地抗议这种极端压力:反反复复的尖叫、晃动栏杆、抓挠、敲打行为就是猴子焦虑的典型表现。

训练方为了防止猴子焦虑起来搞破坏,还会拔掉其中一些猴子的牙齿,而这牙齿,其实是猪尾猕猴的主要“战斗力”来源。

单就这种行为来说,已经构成赤裸裸的虐待了。

猴子只是猴子

即便雇佣猴工的事情已经被连年揭露,泰国有关各方对此类问题存在的合理性还是莫衷一是。

比如一所猴子学校的训练师,每年训练6、7只猴子的尼伦旺瓦尼奇,表示说绝大多数用于出口的椰子都是人类用杆子采集的,只有南部少数几个农场使用猴子来负责采摘比较高的椰子树,并且否认存在“囚禁猴子”等虐待指控。

“这都是胡说。我和猴子们在一起已有30多年了,我们之间实际上是有一种纽带的,一种紧密的联系。”

也许这种纽带不仅是30年,而是贯穿人类的进化史

还有团体直接否认使用猴子劳工。比如曾被爆出猴工前科的椰奶头部生产商Chaokoh就认为PETA的指控毫无道理,称:我们的检察院经常去椰子农场走访调查,我们保证在我们的椰子种植园中没有使用猴子劳动。

不过,在PETA的后续秘密调查中,已经有知情者透露了这家厂商的欺骗性操作:Chaokoh内部人员将提前通知椰子农场检查员将到访,暗示他们将猴子“藏起来”。这样一来,当检查员莅临,猴子早已没了踪迹。

另一种看法也比较普遍,许多农场乃至泰国当地人,都认为用猴子来摘椰子是泰国文化的一部分,与猴子是合作共赢的关系——我出食物你出力,并不会对猴子构成不良影响。

当然,最政治正确的做法还是表明打击态度。政府部门表示正在努力消除这种做法,一些使用了猴子的椰农也主动将猴子交给了政府指定的保护中心或泰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近几个月来已经有40多只猴子得到救助。

不过事实上,救助起到的效果可能有限,根本办法还是要在法律上令行禁止。目前,泰国的动物福利法只适用于家畜,这意味着虐待猴子或使用猴工的人几乎不可能在法律层面上被制裁。

而就在泰国国内各方对猴工事件各执一词时,事件早已经在欧美国家掀起了千层浪——这些国家的各大零售商纷纷宣布停止合作。

去年10月,继PETA发布猴工报告后,全球第二大零售商美国Costco已经暂停从泰国供应商Chaika处采购椰子制品,以抵制泰国椰奶制造商Chaokoh种植园用猴子摘椰子的行为。

对此举,PETA的总裁在新闻稿中大加赞扬,表示“Costco正确地抵制了关于动物的剥削行为,我们呼吁Kroger(美国又一大型零售商)也效仿。”

而在欧洲,英国连锁超市Waitrose、 Co-op,零售商Boots和Ocado也都加入了封杀泰国椰子制品的行列。

其实,如果把时间线拉长一些来看,泰国雇佣猴子干活的习俗是在慢慢消失的——如今的3000只猴工显然不少,但是15年前,在椰子农场工作的猴子多达15000只。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未来所有的猴子都会慢慢慢慢回到属于自己的山林。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ngcjm.cn/2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